文化/娱乐

之前曾有调查,也是假设穿越的,问最愿意穿越到哪个朝代。很多学者选择了并非统一王朝、而且实力相对较弱的宋代。

珠江-西江流域两广地区流传广泛的南粤文化粤剧、粤曲,一直在石卡社区传承。社区内,活跃着一支远近闻名的农村文艺队伍——石卡社区粤剧团。

第一缕阳披袭过肩,是浙南小镇晨六点时刻的影像。氤氲着迷蒙的氛围,抑或一切仅是处在恰欣然醒来的新鲜里....

今天继续发表“花歌竹语”——陈贵花鸟画展作品之二,请朋友们欣赏。

我没有给他送过一次礼,倒是到他家里吃过几餐饭,醉过几次酒。他对下级好,大家亲敬他。他调到省里后,每到他生日那天,只要我没出远门,就通过邮局给他送上一束鲜花,表达我对他的祝贺祝福。

秋风扬柳, 蝉叫仍如旧。 月掠青丝颀影秀, 真好青葱时候。

天的黄水之旅,饱览了林海风光,感受了清凉世界,领略了土家风情,联络了战友同学友情,收获了当地特产,可以说是满载而归,真是不负此行。

讲述:那时的常德救亡抗日文艺宣传活动

常德属湘西北重镇,战略要地。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常德各县很快成立了许多抗战团体,并颁发了证章。这些证章,是常德人民与鬼子死磕的“铁证”。

老兵新传——一位科级局长的故事

安排工作不计较,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精一行。2002年,李远国从总后某部第一弹药仓库主任(正团级)转业,按照惯例至少是个副处级局长,可他被安排在市公用事业局担任工会主席。2008年,他由工会主席转任副局长(正科级),负责城市水务管理工作。面对新课题、新挑战,从不怯战、永不服输的李远国,向同行学,向实践学,向书本学。

他们就是金子般的丰碑

尽管这一批湖南好人早已退休,过着颐养天年的日子,然而,他们如同一座座大山、一座座丰碑,闪烁着金子般的光辉,巍然屹立在公众心头。这哪里仅只是好人啊,他们是无愧于时代的焦裕禄,是昨天今天与明天官场掌权者永恒的楷模!

一座用水雕刻的美丽城市

汴河岸边的城市,是一座用水雕刻成的城市。那灵动的水,让隽秀的泗洪变得生机勃勃、激情澎湃。您见过石雕、木雕、冰雕,也许从来没有听说过“水雕”,而泗洪,恰恰就是一座日益完美的“水雕”!

这是一个视频在“阅读”页面能自动增幅的试验音画。音画中的视频是用新华摄友孺子拓荒旅美拍摄的图片加工而成的。向孺子拓荒致谢!

玉兰一枝临风皎(一)

她怀揣赤子心、公仆情,真诚地接待每一位上访民众,以用心、耐心、细心的心理疏导,不知疲倦、不畏艰难、千方百计地为来访者解决实际困难,温暖了无数上访者的心,甚至于挽救了有些濒临绝望人的生命。

受今年第九号强台风“灿鸿”的影响,青岛2015年7月11日阴云密布,傍晚时分,天空下起了猫猫细雨,突然天空出现了一道弯弯的彩虹。人们纷纷拿起各路相机“咔嚓”留影。我也十分感谢这大自然的赠予

旭曦,您咋就走了?永远地离开了您爱的和爱您的人。这样残忍的事实,我们怎能接受!

博友旭曦带着对亲朋好友的遗憾,离开了爱他的亲人,离开了新华。突闻噩耗,不胜唏嘘...音容笑貌还在眼前,转眼已成云烟,人已逝,影杳渺。怀念好友,不胜悲痛,去往天堂的路,愿君一路走好。

旭曦走了,大概他真的去了远方,去了那个没有痛苦的极乐世界,再次忆起他,不禁潸然泪下……

别你

匆匆 太匆匆 七月的邀约未了 便在坠落的弧线中飘逸 你匆匆远行 匆匆 太匆匆 天堂 多一位 情浓意浓的诗魂 你无解的酒醉愁肠 任秋雨潇湘 任霜露满地 碎损 会有人 泪流如我 读你用心敲击的文字 读残叶里朝暮厚重的故事 无奈的七月 寥落的深巷 别你

七绝 野百合

一朵百合开岫丛,辉丹映翠倍倾情。虽生僻野偏荒地,未报天恩敢自轻!

网友情未了惟留长相忆(之四)

舍翁兄弟当过兵,能文能武,有坚强的毅力,编辑岀版长篇专著《情未了长相忆》,他比常人付岀的要多得多!

五律. 童趣

野树青枝畔,村河碧一湾。 渔童心朗朗,鱼钓水潺潺。 小梦童年趣,儿歌八岁弹。 沉浮多少事,老去泪无干。

老婆要我穿了一条花短裤,开始我不愿意,认为花裤子太丑,穿起像个小沈阳。一位大姐却说,您这短裤好时尚哟!

有一种惦念会涂抹着忧伤 就像---- 吹折的枝条 淋湿的翅膀 失血的小鹿那忧郁的目光 秋意阑珊高岑远眺的淡淡惆怅 有一种揪心会穿刺胸膛 就像 悬崖边松动的岩石 湖面上明灭的波光 黄昏疏影渐没于暗夜前的彷徨 止不住坠落频于寂灭的绝望 有一种暖流会拍击心房 就像---- 夏季傍晚的清风 冬日午后的暖阳 山间不息溪流汩汩的流淌 涓涓滴滴汇集升腾的力量 有一种感动能穿越时光 就像--- 不离不弃的搀扶 相互支撑的守望 将萎的禾苗喜遇琼浆 一束黎明时刺破黑夜的光芒 躲不过的是灾祸 逃不脱的是无常 挥不去的是梦魇 避不及的是凄怆 花凋零,草枯黄,人感伤 天无情,春骀荡,爱无疆 听,五月杜鹃啼出的那一声声泣血的呼唤 看,七月风荷擎起的那一束束关注的目光 无不汇聚成真诚的祈 愿 朋友挺住! 旭曦坚强!

在云雾中度过良宵,然后冒着细雨,感受云蒸雾腾或日现光隐,体会着庐山的秉性,既是件幸事,也是件憾事。读李白的《望庐山瀑布》毕竟五十年了。五十年前的庐山一路走到今天,我想大半的精彩看点,可能被这长年的朝云暮雾,蒸腾甚至蒸发得所剩无几了。面对陌生而神秘的庐山,我真有些“丈二和尚”了。

“松花江水波连波,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多么诱人的松花江,多么迷人的太阳岛,多么浪漫的哈尔滨的夏天。

纪念抗战70周年征联作品选

这全是常德市楹联协会的老师们原创的,而且紧贴了常德保卫战的历史。

军魂大姐离开西安一周了,虽然相处只有短短的三个小时,但是,一切都在不言中,有一种友谊,超越时空,我享受这种友谊和快乐!

今个浇园烈日悬,青苗缺水岂能延。

看蓝天白云,去希拉穆仁草原

此次去希拉穆仁草原,很经济实惠,一天的时间,整个行程路上要5,6小时左右,中午在度假村就餐,要是有时间可以住在那里看更美的景色,草原日出,篝火晚会等。我们只是骑马看草原,如果不骑马,花费100元左右即可,骑马要贵一些,500元左右。

网友情未了  惟留长相忆

这本从山东淄博寄来的书,名曰《情未了长相忆》,是新华网资深网友田舍翁的专著,440余页,洋洋数十万言,装禛庄重、大方、简朴。大部分内容是他发表在新华网上的文章和几十位网友的点泙、唱和、对话,激情涌于笔下,友情溢于言表,是-本可读、可评、可忆、可藏的博文经典,也是-曲网友大合唱的乐章!

毛主席缅怀左权将军的特殊举动

1950年代初,毛主席有一次从北京乘火车到南方视察,车途径邯郸,他要车停下。然后他下车亲自去了烈士陵园凭吊他的亲密战友左权同志。

家门口的潘安湖湿地

说来惭愧,作为徐州城区人,笔者也曾数次路过这个湿地公园,但都没有专程一睹该景区风采。

为生命礼赞,谨以此文送给旭曦

也许你注定不是雍容华贵的牡丹、亭亭净植的荷花,也可能你就是没有强大枝干的藤类牵牛花,甚至你是一株无名的小花小草,但是,你不觉得生命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吗!

浓浓新华爱 深深博友情

县城内处处张灯结彩,一片祥和气氛,像是在有意迎接满载新华版主和众多新华博友深情厚谊的首批看望问候旭曦代表团成员。

我和旭曦、海洋波浪在新华网博客相识,又在泗洪诗词协会一起交流、学习,已经接下不解之缘。两位好友不幸前几个月都遭到了病魔缠身,好久时间联系甚少。

请您点击选择您所感兴趣的分类:
完成
01002004042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